戴比爾斯鉆石(戴比爾斯的鉆石帝國 | 新刊特薦)

2021-06-03 09:58  閱讀 2 views 次

戴比爾斯鉆石
微信ID
EYEONHISTORY

鉆石的昂貴不言自明。

此物之貴,到了要 專門發明一個專屬計量單位“克拉”來 計價的程度。一克拉等于 0.2 克,一克拉的裸鉆價格通常上萬元再看看黃金,即使行情特別好的時候,一克也沒有突破千元。

當然鉆石的天價并非天生的,事實上那是一系列商業手段成功運作的結果,最初發起這些手段的,則是一家名為戴比爾斯的公司,或者可以用另一個名字來稱呼它:

“鉆石帝國”的霸主。

南非淘鉆熱

在講述戴比爾斯當上霸主的故事之前,不妨先看看在這家公司誕生之前鉆石的故事。

宇宙中有一種神奇的化學元素,名為碳,在數十億年的演化過程中,它合成了許多更為神奇的物質。

比如碳基生物,目前人類已知的生物,包括人類自身,都屬于碳基生物,也就是以碳元素為有機物質基礎的生物。

另有許多的碳元素,參與到了星球形成過程中,它們之中的一部分,遇上了特定的高溫高壓環境,就變成了一種極其堅硬的晶體,叫做金剛石。

金剛石不完全等同于鉆石。它是鉆石的母體,是純天然的鉆石原礦,因為有碳,所以與人類算是“同源而生”,在化學意義上是有關系的。

金剛石深埋于距離地面至少 100 公里以上的地幔層中,只有遠古火山爆發時,才會偶爾帶出來一些,散落全球各地,構成后來的金剛石礦所在。

金剛石和石墨不同的結構

當它們被人類所發現,然后弄出來進行一番加工后,就換上了鉆石的名頭。

人類與鉆石的故事,主流觀點認為大約開始于3000 年前的古印度,而根據 BBC 在 2005 年的一則報道,中國在這方面的歷史恐怕還要早于印度。因為在一些新石器時代的考古遺跡中,發現了使用鉆石加工玉器的證據。

但在 17 世紀以前,西方人認為印度幾乎是世界上唯一的鉆石產地,鉆石史上的第一批巨鉆都出自于此。

它們也盡皆成為了遠航到來的西洋列強覬覦的對象,在詐騙與搶奪之中,紛紛流落他鄉。

比如一顆名為“攝政王”的巨鉆,就先后經歷了印度奴工、英國船長、印度總督、法國奧爾良公爵、法國皇帝路易十五、拿破侖等人之手,目前暫存于法國盧浮宮中。

印度多產巨鉆,也就是幾十上百克拉的那一種,產地則多為河溪沙石之中,大約是遠古火山爆發時飛濺出來的。

故而其產量不大,在經歷了數千年挖掘之后,到了 17 世紀末,就開始呈現枯竭之象。

“攝政王”巨鉆

此時,西洋列強對于鉆石的需求,卻是日益強烈。

這與西洋建筑藝術與手工技術的發展有關,彼時歐洲流行用大窗戶,使得射入室內之光線大大增加,加上威尼斯工匠在珠寶切割術上的突破,鉆石被加工成了能“亮瞎眼”的形態。

王公貴族以及貴婦人頗愛用來做裝飾品,不惜高價收購。于是一股尋礦熱隨著西洋列強的殖民侵略狂潮,席卷全球。

第一個印度之外的鉆石礦發現地,在巴西。巴西鉆石的“狂歡”從 18 世紀 30 年代持續到了19 世紀 60 年代,130 余年,然后也在狂挖濫采之下,呈現枯竭之象。

但西洋列強很快就找到了新的目標——非洲大陸。

當南非地區在 19 世紀 60 年代開始陸續發現一些 10 克拉以上的鉆石之后,來自于全球各地的淘鉆者蜂擁而至,甚至有人野蠻地沖進當地居民的牧場中,四處開挖,無可奈何之下,許多當地居民紛紛變賣地產,遠走異鄉。

鉆石礦形成示意圖:火山噴發的熔巖流將含有鉆石的巖漿帶入至地球近地表處,并附存在金伯利巖和鉀鎂煌斑巖中,形成鉆石原生礦;或長途遷徙沉淀于河流沙土之中,形成沖積礦。

其中一塊,屬于一對兄弟,其名為戴比爾(De Beer),他們大約在 1871 年變賣了地產,從此消失于歷史之中。

9 年之后,一個來自于英國的文弱書生,以戴比爾兄弟的地產為基礎,組建了一家名為戴比爾斯(De Beers)的探礦公司,鉆石帝國霸主的正史,由此開始。

這個書生的名字叫塞西爾·約翰·羅茲(Cecil John Rhodes)。

羅茲出生于 1853 年,自幼體弱多病,不過家境寬裕,從小就讀于貴族學校,假期里有時會去南非養病,順便跟著他兄長學習如何經營家族生意。

羅茲到南非時年紀不到 18,其兄長正沉迷于淘鉆,羅茲最初卻并未參與其中,他弄了臺水泵,靠租給淘鉆客發了大財。

羅茲之所以開始并未沉迷于淘鉆,只是因為他有著更大的野心,那就是建立一家公司,吞并整個礦區,統一管理,壟斷經營。

塞西爾·約翰·羅茲(1853-1902)

野心需要資本,羅茲回頭就找父母籌款,父母很快就給了他 250 萬英鎊的巨款,這在當時可是天文數字。

隨后,羅茲以戴比爾斯公司為基礎,開始有計劃地吞并礦區內其他礦主的地盤。

很快羅茲就遇上了一個勁敵。此人名為巴尼·巴爾納托(Barney Barnato),生于 1852 年,也是英國人。

他是家境優厚、體質虛弱的羅茲之“對立面”,也就是家境貧寒、體質健壯,十幾歲就開始行走江湖。他在 21 歲那年來到南非,帶著幾十箱假煙,幻想在這里改變命運。

巴爾納托有著敏銳的商業觸覺,這種觸覺的表現之一,就在于他對于鉆石相關的地質學進展始終保持關注。

這種關注讓他敢于下重注在別人眼中毫無價值的“廢土”上,并在后來獲得豐厚回報,成為南非鉆石礦區中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

南非金伯利鉆石礦坑,發現于1870年,這是全球第一個鉆石原生礦。

然后在 1887 年,羅茲與巴爾納托狹路相逢了,兩人使盡渾身解數,調動一切關系,籌措資金,要將礦區中一家由法國資本操控的大型礦企搶到手。

羅茲得益于父母的交際圈,搬來了羅斯柴爾德家族助陣,巴爾納托則準備賭上一切,投下全部家產,出價竟然始終高一籌。

兩人都是精明的生意人,知道如此抬杠下去,對大家都沒好處,最后羅茲先低頭,提出一個妥協方案:

即巴爾納托暫時退出,由羅茲單方面出來,以較低價格買下法國人的公司,然后再轉手賣給巴爾納托,達成這一切的代價,是巴爾納托讓出五分之一的股份給羅茲。

這是一樁聽上去很劃算的買賣,巴爾納托同意了。但后來的事情表明,他似乎上當了。

羅茲的野心,已進一步膨脹,獨霸南非礦區只不過是其計劃的第一步,巴爾納托也只是其第一步中的第一顆棋子。

鉆石原石

在交易完成之后,羅茲便以羅斯柴爾德家族的資金為本,瘋狂收購新公司的股份,成為最大股東。

巴爾納托如夢初醒,但也無可奈何,只得接受現實,成為羅茲計劃中鉆石帝國的一個高級成員。

當南非鉆石礦區完全落入羅茲手中之后,他便立即開始實施計劃的第二步,那就是大幅度削減產量,幅度接近一半,同時解雇大批礦工。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羅茲耳聞目睹淘鉆熱十余年,發現了一種將鉆石買賣利潤最大化的方法,用一句話來說,那就是人為制造稀缺。

南非鉆石礦產量巨大,導致全球鉆石供應量劇增,由此帶來鉆石價格暴跌。羅茲通過自己的鐵腕,將這個產量生生地砍下去,供應量劇減之下,價格自然就會暴漲。

為了確保自己壟斷市場的意圖得以實現,羅茲還指定了一小撮鉆石貿易商,作為戴比爾斯的商業伙伴,除此之外,戴比爾斯不賣鉆石給其他人。

一年之內,鉆石價格翻了一番。

“鉆石帝國”初成,可是這個“帝國”的建立者,卻不滿足于他在商業上取得的霸權,開始將他那進一步膨脹的野心,施放到其他領域,比如殖民侵略。

羅茲有一支私人軍隊,專用于鎮壓礦區中的黑人礦工,以及征服南非地區有利可圖的土地,因此有了一塊以他名字命名的殖民地——“羅德西亞”。

1902 年,羅茲離世。那一年,戴比爾斯指定的一個鉆石貿易商,派了一個二十出頭的小伙子,去南非鉆石礦區工作。

這個小伙子將撼動羅茲所立“鉆石帝國”的根基,進而成為其主人。    

新的掌門人    

將篡奪戴比爾斯大權的小伙子,名為埃內斯特·奧本海默 (Ernest Oppenheimer),來自于一個猶太商人家族。

他于 1896 年從德國來到英國,進入一家倫敦鉆石交易所中工作。年紀不過 16 歲的他,有一項獨特的本事,那就是能以肉眼加上天生的直覺,分辨出鉆石的品質。

在那個檢測儀器還不甚發達的時代,這可是一種很值錢的才華,也因此注定了他要在鉆石的世界中翻云覆雨。

埃內斯特到南非之后不久,南非約翰內斯堡地區傳來一個驚人消息,那里發現了新的鉆石礦,而且儲量頗豐。

弗朗西斯·奧茲——羅茲的接班人、戴比爾斯的新當家,第一反應是將此事當作一個假消息,當他嘗試著派出的代表前去勘探后,此人卻大驚失色地回報。

這是一個價值連城的鉆石礦,戴比爾斯應當在第一時間將其弄到手,而一旦要是落入別人手中,必然會對“鉆石帝國”的霸權構成嚴重威脅。

埃內斯特·奧本海默(1880-1957)

鉆石礦的發現者庫里南是一個建筑商,他拒絕將這個鉆石礦出售給高傲又名聲不善的戴比爾斯,他選擇自己開采,然后出售給一個名義上和戴比爾斯有商業關系的人物。

此人正是埃內斯特。埃內斯特和他的兄長貝爾納德聯手獲得了這個礦區的銷售權,開始撬動戴比爾斯的根基。

僅僅用了一年時間,這個礦區的產量就發展到了75萬克拉,相當于戴比爾斯產量的三分之一。

按照羅茲的設定,鉆石帝國的霸權基礎是壟斷,這就必須要控制大部分的鉆石礦區,戴比爾斯此前靠這一招,掌控了全球九成以上的鉆石礦產量,現在被新礦區搶去了三分之一,自然威勢大減。

這卻只是個開頭。 

庫里南鉆石

1905 年 1 月 26 日,一顆重量超過 3100 克拉的超級巨鉆,從這個礦區中被發掘出來,比此前在巴西發現的 1680 克拉的超級巨鉆大了將近一倍。

這顆史無前例的超級巨鉆,傳說是用郵遞的方式,到達了倫敦,英國政府花大價錢將其買了下來,準備獻給英國國王。

與此同時,贗品則在大張旗鼓的歡送儀式中,“搭乘”豪華郵輪,航向英倫。暗渡陳倉的目的,自然是為了防范來自各方面的勢力出陰招。

以其出產地所有者命名的這顆超級巨鉆“庫里南”,后來被切割成九顆,最大一顆被鑲嵌到了英國國王的權杖之上。

作為超級巨鉆的唯一指定采購商,埃內斯特不僅大賺了一筆,還因此名聲大噪。

庫里南一號“非洲之星”,重530.2克拉的梨形鉆石,擁有74個切面,是享有“世界之最”美譽的鉆石,目前收藏在英國倫敦塔的珍寶館內。

但好景不長,1914 年爆發的一戰,讓鉆石業陷入了低谷,埃內斯特的事業也因此遭受挫折,對于戴比爾斯而言,則禍福未料,他們就等著戰爭結束,從埃內斯特手中買走那惱人礦區的采購權了。

埃內斯特的堅韌和運氣,卻超出了戴比爾斯的預判,在戰爭尚未結束時,他就已經發現了自己命運的轉折點。

那是位于德屬西南非洲的一片鉆石礦區,因為地形險惡和戰爭因素,那里尚未得到開發,但埃內斯特堅信其潛力無限,為此千方百計尋求外資撐腰。

戴比爾斯有羅斯柴爾德,他則找來了美國摩根通過時任美國商務部長的胡佛,他與美國金融巨鱷摩根家族搭上了線,在 1917 年成立了一家英美礦業公司,并搶在戴比爾斯之前,拿下了那片鉆石礦區。

埃內斯特在商業敏銳程度與野心上,不亞于羅茲,而在政治手段上,他甚至還勝于前者。他的好友胡佛后來官至美國總統,包括南非總理在內的許多高官則是他的座上賓。

他還在戴比爾斯的指定鉆石貿易商內部贏得了許多同盟,依靠這些關系,他在 1921 年被封為英國爵士,在 1924年成為南非國會議員。

庫里南Ⅱ是一枚重317.4克拉的方形鉆石,被鑲嵌在英國皇家帝國皇冠正中央。
官場得意,生意場上更得意埃內斯特的鉆石生意在 20 世紀 20 年代全面開發,羅茲留下的“鉆石帝國”被他打得節節敗退。

這還不是最致命的,最致命的,是埃內斯特如法炮制了當年羅茲打掉巴爾納托的那一招,大肆收購戴比爾斯股份,直至自己握有絕對優勢的那一天,他就公開攤牌,要當戴比爾斯的老大。

盡管包括羅斯柴爾德家族在內的諸多股東反對,埃內斯特還是如愿以償, 1929 年 12 月20 日,埃內斯特成為了戴比爾斯新的掌門人。

當時,大洋彼岸的美國,剛剛爆發了一場空前規模的經濟危機,這場危機正在橫掃全球,史稱 “大蕭條”。

“大蕭條”之前,鉆石市場主要鎖定歐美的達官貴人以及暴發戶,另有一部分工業用鉆石,但其利潤微薄,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大蕭條”到來后,暴發戶最多的美國遭受重創,鉆石銷量大減,剛剛坐上寶座的埃內斯特,面臨嚴峻挑戰。

赫伯特·克拉克·胡佛(1874-1964)

埃內斯特自有法寶。

根據人為制造稀缺的原理,他將原本指定的鉆石貿易商一腳踢開,成立了一個直屬于戴比爾斯的銷售機構——核心銷售站 CSO(Central Selling Organization)。

這個機構的運作模式是由戴比爾斯出面,控制各個鉆石礦區,與其簽訂協議,收購其鉆石,然后根據對市場的判斷,計算出每年投放量。

由 CSO 指定一部分鉆石貿易商,每年定期到倫敦看貨。這些鉆石貿易商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第一條件是“聽話”。

他們相當于一級批發商,其最初數量不到一百,最多時發展到 125 家,被稱為“鉆石125”。

在超過半個世紀的歲月中,全球大半的鉆石,都是由此進入到加工、零售環節,然后出現在尋常百姓面前。

813克拉的巨鉆“星群”(Constellation)

CSO 的運作代價高昂,因為戴比爾斯掌控下的各大礦區可以減產,但不可能停產。

這意味著在行情不景氣,如“大蕭條”時期,戴比爾斯必須壓貨,來自各大礦區的鉆石被大量囤積在倫敦總部的地下倉庫中,等待行情轉好時再拋出。

戴比爾斯再有錢,也不能這樣扛下去,必須開拓新的市場,埃內斯特冥思苦想。1938 年,他求助于擅長制造商業神話的美國廣告公司。

結果相當驚人。

鉆石恒久遠

戴比爾斯這家壟斷色彩十足的企業,是美國反壟斷法案標準的打擊對象。

長久以來,戴比爾斯都是通過盤根錯節的銷售網絡,向美國暴發戶銷售鉆石,“大蕭條”的到來宣告了這個市場的崩潰,但埃內斯特堅信美國將是戴比爾斯的奇跡誕生之地。

因為這個全球頭號工業強國,在一戰后經濟實力極速增強,有著數量龐大的中產階級,他們或許買不起幾十克拉的大鉆石,但卻有能力消費幾克拉的小鉆石。

這些小鉆石的主要用途是什么呢?婚戒。

據說,婚戒起源于歐洲遠古時期部落男子搶掠其他部落女子時,男子要用草繩將女子捆住以防逃脫的風俗。

到了中世紀,在威尼斯商人那里,將寶石鑲嵌于戒指之中變成了財富的象征。這些故事埃內斯特并不關心。

他關心的是如何制造出一個新的故事,將他要賣的鉆石與婚姻大事捆綁在一起,讓那些世間男女都逃不脫。

1477年,法國勃墾第的瑪麗據稱是第一個接受鉆戒作為訂婚信物的新娘。

他所尋求的美國廣告公司有著非比尋常的業界地位,其名為艾爾父子廣告公司,在廣告史上被視為美國第一家現代廣告公司。

這家公司創立于 1867 年,有著大量的成功案例和經驗,對于美國中產階級的消費心理也是了若指掌。

對于找上門來的大金主戴比爾斯,艾爾父子公司負責人格羅爾德·勞克先生信心十足,他很快就拿出了鉆石營銷大戰略:

讓鉆石成為男婚女嫁之中不可或缺之物。

婚姻的意義那是哲學家的事情,商人和廣告人只管拼了命地將其美化成無比浪漫的童話王國。

勞克先生為此請來了包括畢加索、達利在內的知名畫家,圍繞這個“童話故事”創作了一大批廣告宣傳畫,幅幅的水準都接近殿堂級藝術品——如果將畫作中那看似不經意出現的鉆石和價格表拿掉的話。

超現實主義大師達利的珠寶設計手稿

勞克先生麾下的廣告創意人還給他帶來另一套配合方案,即將有數十億年的“壽命”,可以說永垂不朽的鉆石,與死亡這個人類的終極命題聯系起來。

超現實主義魔幻繪畫大師達利成了這個主題絕佳的候選人,他為此創作出了一批詭誕陰暗的廣告宣傳畫,將人生苦短,唯有鉆石能永久傳承這個潛臺詞傳遞給美國大眾。

廣告的功效巨大,但來得也頗為緩慢。

很快,二戰就爆發了,但不管世界大戰打得如何激烈,埃內斯特都沒有放棄在美國的神話炮制工作,他所雇用的勞克先生一干人等也沒有放棄。

恰恰相反,戰爭帶來的男女分別,給了他們絕好的機會,送鉆戒成為了保持忠貞與等候的代名詞。

有意思的是,這些廣告大多出自于一位未婚的女性廣告人之手,其名為弗朗西斯·格雷迪,她在廣告史和鉆石史上都有立足之地,因為她創作出了一條極為經典的鉆石廣告語:

“鉆石恒久遠”。

鉆石恒久遠

這五個字后來被發展為“鉆石恒久遠,一顆永流傳”,現在已經是永載史冊的句子之一。

紙醉金迷的好萊塢,也是戴比爾斯的目標,那里的女明星從二戰末期開始,就有意的在銀幕上大秀鉆石,后來還出現了以鉆石為主題的電影,如 1963 年布萊克·愛德華茲所導的《粉紅豹》。

剛出道的瑪麗蓮·夢露則在其主演的電影《紳士愛佳人》中,帶著碩大的鉆石項鏈,大聲唱出了“鉆石是女人之友”。

這些概念即使在今天也在反復傳播,“結婚不買鉆戒等于耍流氓”的概念也因此逐漸占據了美國中產階級的心。

然后隨著美式文化的傳播向全球擴散,并在 20世紀 70 年代“攻陷”了日本,用十年時間讓這個毫無婚戒概念的國家,有超過六成的新婚佳人手上都帶著大小不等的一顆鉆戒。

戴比爾斯因此風光無限,當雄圖大志的埃內斯特在 1957 年離世時,他留給繼承人哈利·弗列得里克·奧本海默的是一個掌控了全球八成以上鉆石產量的帝國。

畢業于牛津大學的哈利則將這個帝國發展到了一個極致,截至 20 世紀 80 年代,全球九成以上鉆石產量都在戴比爾斯的掌控之下。

哈利·弗里德里克· 奧本海默

然后就進入走下坡路的模式。原因很簡單,地球上出現了越來越多的鉆石礦,而且大多數都在戴比爾斯掌控之外。

比如澳大利亞,那里出產的鉆石礦被戴比爾斯認為質量低劣、顆粒過小,不料其卻在與印度規模龐大的鉆石加工大軍結合之后,以珠寶首飾的形態暢銷全球。

又比如俄羅斯,其西伯利亞地區的鉆石礦正由國家有組織地進行開發,戴比爾斯插不上手。更讓戴比爾斯頭疼的是,蘇聯時期的一批科學家,還在實驗室中搞出了人造鉆石技術。

這種技術的雛形早在 1954 年就由通用電氣公司發展出來,但成本頗高,蘇聯科學家的貢獻在于將其簡化到成本低廉、設備簡單的地步,一臺機器就能完成。

結果是許多投機分子在 20 世紀 90 年代前后,大量購入此類機器,用以制造鉆石,攪亂市場。

今天,戴比爾斯早已失去了霸主位置,羅茲先生締造的鉆石帝國在全球鉆石產量的占有率下降到了四成左右,它依然具有相當大的實力,但昔日獨領風騷的局面,已不復存在。

看歷史已登錄騰訊新聞、天天快報、今日頭條、網易、搜狐、Zaker、蜻蜓FM、荔枝FM、喜馬拉雅FM、考拉FM各大客戶端,日均閱讀量已達98.5萬次。

古今見識 天下情懷

《看歷史》2018年1月新刊

戴比爾斯鉆石相關文章

本文地址:http://www.fzjisu.com/19764.html
關注我們:請關注一下我們的微信公眾號:掃描二維碼稱心常識網的公眾號,公眾號:******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admin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